央廣網鄭州6月15日消息(記者肖源)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網癮,是指上網者長時間、習慣性地沉迷於網絡,依賴、痴迷於互聯網,進而難以自我解脫的狀態。近些年,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很多未成年人不當使用互聯網,而被認為患有網癮。據教育部官網上的消息,這一群體在2011年的數字是1300萬。因此,社會上出現了很多以戒斷網癮為名的培訓學校。
  兩天前,中國之聲記者實地探訪了鄭州市的一家戒網癮學校,因為就在一個月前,這裡曾有兩名學生在接受訓練時,一死一傷。這家學校有沒有取得相應的資質?兩名學生死傷的原因是什麼?戒網癮學校又是通過什麼方式,戒斷所謂的“網癮”?
  河南新鄉籍19歲的玲玲,死了;周口籍14歲的欣欣,受了重傷。時間是上月19號晚上,地點,就在當初父母親自送她們接受教育訓練的鄭州搏強新觀念生活培訓學校。
  鄭州南四環外200米,記者一時間找不到這所搏強學校。向附近的群眾打聽,他們說,學校就在路口,只是當初懸掛的校牌摘掉了,因為前不久出事了。而學校一位負責招生的工作人員說,摘掉牌子,是因為學校在整修操場。
  工作人員:沒做好呢,做的不鏽鋼的,以前是木質的,沒掛。掛上去太短,這門又升了升。
  從學校大門進去,左手邊,是兩塊沙地,其中一塊沙地上面,四周扎著40公分左右的小木樁,木樁上繫著密密麻麻的塑料繩,招生負責人說,這是用來練習匍匐前進的。而右手邊的一個標準籃球場,則是用來接受軍事訓練。
  工作人員:齊步走、隊列、立正稍息、想前轉向後轉之類的。中午休息,六點半開飯,六點半開飯就看新聞聯播,讓孩子點評,練練字。
  穿過訓練場,是學校的二道門,裡面是學生宿舍、教室、食堂。宿舍門口的一片空地,因頻繁踩踏而泛著白色。
  5月19號晚,玲玲和欣欣就在這裡接受了兩個小時的訓練。
  欣欣的父親:據女兒講,在她摔的過程中,死亡的女孩對老師,包括過往的老師求救,趴到那,別罰我了,我受不了了,以後我不會犯錯了,那時候,據閨女說,已經出血了,已經捂這肚子,那誰能受得了啊。
  據欣欣父親轉述女兒的說法,當晚的訓練,從晚上九點開始,兩個孩子做了兩個小時的前倒和後倒動作。
  欣欣父親:寢室的前面,水泥地上,那個小女孩,包括咱閨女,那摔的聲音,都超出正常音了,在學校的每個老師都聽見了,閨女都說,一開始還喊了,喊著喊著不喊了,摔著摔著沒音了,沒音了在地上趟著,這個老師過去看,出血了,另外一個老師過去,馬老師又過去,起來起來裝死了。我聽閨女說,又往她嘴裡灌水了。
  不過,欣欣父親口中的事發經過,在學校負責人口中,卻是輕描淡寫:做了個訓練而已。
  搏強學校副校長段江波:事發前,學生白天訓練沒做好,晚上老師又找她們出來,在教室的門口做了個訓練。
  兩名女孩究竟犯了什麼錯,晚上還得接受訓練。
  欣欣父親:根據女兒回憶,受罰的時候她也問老師了,問馬老師了,我犯什麼錯了,馬老師給他說的,想知道答案不,想知道了先做500個前倒。
  次日凌晨4點,鄭州市十八里河派出所接警。警方稱,他們所初步掌握的事發經過,與欣欣父親所轉述的基本吻合。
  警方:按他們學校的說法是一種加強訓練,就是讓她前倒後倒,在女孩不做的情況下,強制性地讓她前倒後倒。
  記者:整個過程有多長時間?
  警方:根據咱調查來講,有兩個多小時吧。從叫出來開始訓練,到被抬回宿舍。
  晚上加訓,學生一死一傷。就目前警方的說法來看,二者之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那麼,搏強學校對此事是什麼看法?這所自稱以矯正學生不良行為為目的的學校,在日常培訓中,又是如何運行的?
  本周四,記者以咨詢的名義,來到搏強學校。招生負責人說,送孩子來學校的前兩個月,家長不能和孩子當面交流,也不能打電話。
  招生負責人:一般前兩個月的時候都有一個幫帶的老師,就是家長想瞭解孩子的情況可以跟老師打電話,老師吃喝拉撒都跟孩子在一塊。可以用書信的方式溝通,孩子得先給你寫信,你才能給孩子寫信。
  穿過兩道大門,右手邊就是學生宿舍,兩層樓的宿舍,有防盜門,樓梯之間,還有一張用棉線穿成的“防護網”。搏強學校的招生負責人說,這是為了防止學生“意外受傷”:
  招生負責人:這個網是防護網,安全網,咱安全措施得防護好,肯定安全。
  宿舍樓旁邊的一棟平房,就是教室。五十多名孩子,正在接受法制教育。黑板上,老師正在書寫兩行字:“故意殺人、故意傷害”。
  教師門外,一位“校醫”在給“稱病”的孩子診斷。
  校醫:真感冒假感冒,你多喝點水算了你。
  這位招生負責人說,在這裡,孩子沒有單獨行動的機會,哪怕是上廁所,也得打報告,在教官的陪同下才能前往。
  招生負責人:現在就是50多個學生,跑不給他機會,翻牆都不給他機會,老師都在教室。晚上保安都值班,一道門二道門三道門,你上衛生間都要打報告啊,你兩分鐘不出來保安就過去看,不給他單獨行動的機會。
  為了證明學校的教學效果,招生負責人還找來一名學生,向記者談自己的培訓感受。
  學生:跑跑步訓練訓練隊列,星期六星期天組織打打籃球,拔河之類的,到晚上就按時休息了。跟幫派老師打電話,家長想來看的話也可以看。
  說這些話的時候,招生負責人就站在旁邊,問起問起上個月的事情,這位學生說,那是過去的事情了。
  而學校副校長段江波則堅稱,那晚的加訓,只是老師的個人做法,不是學校行為,即便導致玲玲死亡的“加訓”中,主管訓練的副校長也在場。
  段江波:晚上學校是不組織訓練的,那不是學校行為。
  不過,對於學校在日常培訓中存在體罰,段江波和另一位招生負責人都不否認。
  段江波:因為咱們學校是個特殊學校,經常做體育鍛煉和訓練,這都很正常。因為咱們學校就是這樣的性質,所以說體罰沒法避免,
  招生負責人:剛纔給你說的,走個鴨子步,做個俯卧撐,跑個步,站個軍姿,站個通宵,都有。之前還有前倒,現在取消了。
  搏強學校的招生辦公室里,管城區教育局頒發的辦學許可證上,辦學內容一欄寫著“文化知識培訓”,一些錦旗感謝信,與鄭州市教育局頒發的“合法辦學單位”的牌匾一起,被掛在辦公室的牆壁上。
  事發二十多天后,搏強學校一如既往地接待“走投無路”的家長,訓練被認為“需要治療”的學生。
  段江波:咱們學校現在教學啥的都還正常著呢,應該說影響不太大。
  離開搏強學校時,50多個孩子,照常上課受訓。曾經,他們與玲玲和欣欣都是同學,都在搏強學校同窗受訓。如今,玲玲死了,欣欣傷了。而在所謂的“同學”眼裡,這些事兒,已經過去:
  學生:都過去了,沒事了。
  這條新聞,似曾相識。沒錯,2009年8月1日,廣西南寧一名少年,被家長送到一所自稱能幫助孩子“戒斷網癮”的訓練營,次日凌晨,孩子被毆打致死。事發後,孩子的父親曾經說了這麼一句話:希望我兒子以生命為代價,能喚醒社會的重視。
  事實上,2009年,原衛生部發佈的《未成年人健康上網指導征求意見稿》中,曾明確否定了“網絡成癮”這一說法,並明確表示,對於網絡使用不當行為的干預,絕不是中斷或終止其上網行為,且嚴格禁止限制人身自由的干預方法,嚴禁體罰。
  但問題是,目前全國300多家以“幫助戒斷網癮”為主業的培訓機構,究竟該由衛生部門還是教育部門來管理?或者兩家甚至多家行政部門共同管理?網癮的界定尚且不明確,戒網癮學校又為何能大行其道?事件進展,中國之聲將持續關註。  (原標題:兩學生治療網癮時一死一傷 校方稱體罰不可避免_fin)
創作者介紹

italy

pb60pbflg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